小满天星

头像是@咸鱼侠 画的

【维勇/ABO】恋爱就像龙卷风04

①Alpha和Omega都可以通过不损害健康的药物自由控制信息素和发情期。
②恋爱病只能缓和,无法根治。
③维克托的恋爱病初期症状非常严重。

第一章

第二章

第三章

一个美妙的晚餐到底是怎样的?精致的食物,贴心的服务,柔和的灯光,哪个都不能少。如果喜欢的人还坐在对面正冲你腼腆又害羞地笑着,那可真是太棒了。

——但是这些在食堂通通不成立。

而维克托现在正面临另一个问题:

省省吧,维克托•尼基福罗夫!你这个平庸、无趣的家伙,这个无论从外貌到灵魂,都平平无奇的该死的家伙!那样美好的人,怎么会瞧得上你!维克托愤怒又痛苦地瞪着镜子,这样想着。

留在宿舍的尤里目睹了维克托多次突然抱着头蹲下,像大型犬一样崩溃地发出呜呜的哀鸣,这频率还随着晚餐时间的将近而增加。在维克托甚至翻找出一套西装、准备换上它前,尤里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他:“求求你别这样,太丢人了。”

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的维克托沮丧地坐在地上。

在他遇到胜生勇利前,我还以为他会是一只铁气球。尤里想。

“你不明白,不明白我有多担心今晚也许会因为自己的笨手笨脚搞砸一切……”维克托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。

尤里敷衍地点点头。他确实不明白,见鬼了,他为什么要明白一个无可救药的恋爱病患者在想什么!在以前,所有人都将恋爱病描述成一种避之不及的恐怖绝症,谁能想到他身边的人发了疯似的一个接一个染上了它,甚至歇斯底里地向他寻求如何向病原体求爱的建议!行行好吧,他只有十五岁!

所幸的是,维克托终于要离开,前去赴约了。在维克托快要走出门口时,尤里提醒他:“把你口袋里的领带拿出来,我不认为把它系在军服外面能对你的气质产生一丁点的帮助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维克托把出发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,却看到胜生勇利已经在食堂了。他一方面为让勇利等候了这么久而感到愧疚,又立即意识到这都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——他对这个认知暗自高兴。但维克托还是非常了不起的克制住自己没有像傻瓜一样咧着嘴大笑,而是有礼貌的跟勇利寒暄几句,然后绅士地邀请他一起进去共用晚餐——他自认为的。

YOI基地的食堂是类似自助餐式的,每一样菜式旁边都标明了相应的热量,教员可以自由选择喜欢的。维克托故意走在勇利身后,视线越过他的肩膀去看他都取了什么食物——要不是勇利还在身边,维克托怕是要马上打开终端把它们都记下来了。与此同时,维克托还注意到勇利的眼神在炸猪排上飘忽了好几次,标牌上的热量高得让他咋舌。不知怎的,他突然心里一动,倒退几步,悄悄地取了一份炸猪排。

取完食物后,他们找到了一个较安静的位置,面对面坐下了。

“这里的……”

“我想问你——”勇利停住了,“你先说。”

胜生勇利实在是太温柔了!维克托的心里有个小人下意识地大喊。他又花了一秒钟回想心上人刚刚说的话,觉得仅凭一个词根本不足以描述勇利。但已经来不及想更多了,他决定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勇敢地与勇利说话——去他妈的恋爱病!你拦不住我!

维克托舔舔嘴唇:“说实话,我还没怎么来过这里的食堂呢。看你取的食物不多,是味道不好吗?”——不不不,这个语气是不是不大好?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糟糕!维克托懊恼地想。

勇利盯着维克托餐盘里的炸猪排:“恰恰相反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啦,在俄罗斯的厨师们尽是些随性的怪家伙。转移到圣彼得堡基地之前,我想着,‘总不会有比那个基地更加糟糕的食物了!’。真是天真!”维克托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一直很纳闷,怎么还没有人把圣彼得堡基地的厨师请去做武器研发呢?那里的土豆泥真是要命!有一回我把勺子插在土豆泥里,稍稍离开了那么一小会,回来时竟然发现勺子根本拔不出来!我不得不让我的两个朋友抓着盘子边,我抓着勺子柄使劲,还有一个朋友在旁边大喊‘加油啊!’”维克托一口气说了许多,但他不在乎,他偏要跟勇利说话!

勇利“噗”地笑出了声。

维克托也很高兴,但他并不是被自己的话逗笑的,而是因为知道勇利此刻的笑容由于自己才出现的。这让他倍受鼓舞。他快速地瞄了一眼勺子上倒映着的自己,笑得实在夸张——他还不知道他咧嘴时像是爱心——再收敛些!非常好,就保持这副模样!

勇利说:“你的朋友们真有趣。”

我更有趣呢!维克托委屈地想。他决意要好好利用他的朋友们,以作朋友们抢了他的风头的报复。

维克托说:“他们是有趣的——呃,实际上,应该是有趣的怪家伙。虽说都是些有抱负的年轻人——不过那抱负也奇怪得很。”维克托顿了顿,又觉得这个话题没什么意思。他问:“勇利为什么要进入YOI基地?”这个问题很唐突,但维克托就是想知道有关勇利的事情,他想得快发疯了。

勇利想了想,才说:“希望自己变强吧,虽然这句话听上去像十几岁的孩子说的。”

“很辛苦吧?”维克托想到勇利的性别。Omega的体质比他人差许多,这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,但也是无能为力的事情。像勇利这样的,能进入YOI基地,想必私底下也是付出了不为人知的努力。

勇利点点头:“谁都是这样过来的,谈不上有多辛苦。”他低头盯着勺子:“既然不是天生的天才,那就只能努力了。虽然总是不被人看好……”勇利停了会儿:“非要说自己有多么辛苦,好像在博同情似的。”

“不、不是的。”

“……嗯?”

“我很佩服你,我说真的,你不知道你有多么了不起……”维克托有些语无伦次,“我会支持你的,真的。”他又补上一句:“真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勇利弯起了眉眼,“那维克托为什么会成为一名军人呢?”

“这我不记得了。”维克托摇摇头,“就好像我天生该成为一名军人——这很奇怪,我的家人没有谁想过要成为军人,而我,好像所有的记忆都源于基地里了。”

“倒也不坏。”

他们又交谈了许久。大多数时候都是维克托在说,勇利则担任耐心的倾听者。

最后,勇利说:“跟你聊天很愉快……”他看了一下终端的时间,“连时间也变快了。”

维克托却不大开心地说:“我倒更愿意时间再慢一点呢。”

“……呃?”

“当我一时胡言乱语。”维克托连忙摆摆手,“你要回宿舍了吗?”

勇利摇摇头:“我还有课呢。”见维克托不解的模样,他解释说:“YOI基地晚上会开设一些课程,比如战争史、战争理论。有兴趣的教员可以自由选择。”

“那我也去。”维克托下意识地说。

“……嗯。”勇利眨眨眼,“好啊。”

第五章

=======
俄罗斯捣乱天团即将上线。
维恰还要维持这个状态好几章,直到雅科夫带他去做康复训练。

评论(28)
热度(268)
©小满天星 | Powered by LOFTER